NFL/溫馨故事全是假?「攻其不備」主角稱沒被收養

NFL/溫馨故事全是假?「攻其不備」主角稱沒被收養

電影「攻其不備」夢幻故事都是假?主人翁奧爾發現自己實際上並未被收養,已要求終止杜希一家對他的監護權 美聯社

電影「攻其不備」主人翁奧爾發現自己實際上並未被收養,要求終止杜希一家對他的監護權,並稱這家人因爲這部電影進帳數以百萬計美元,但他一毛錢也沒拿到。

「紐約時報」報導,前職業美式足球聯盟(NFL)球員奧爾翻轉人生的經歷被翻拍成2009年電影「攻其不備」(The Blind Side),但他今天要求美國田納西州法院正式終止自己與收留他的家庭的法律關係,聲稱自己實際上並未被收養,只是在被欺騙的情況下放棄自己的決策權,讓杜希一家藉着他的故事賺進數以百萬計美元。

37歲的奧爾(Michael Oher)試圖終止自他18歲起開始的這段監護關係,並希望拿回自己應從「攻其不備」這部電影獲得的報酬,還要求法院禁止尚恩.杜希(Sean Tuohy)、李伊.安恩.杜希(Leigh AnneTuohy)夫婦使用他的名字和肖像。

信义房屋推龙年线上刮刮乐抽平板等好礼

向田納西州希比郡(Shelby County)法院提交的請訴書聲稱,當奧爾以爲自己被收養時,杜希夫婦要他簽下一份監護協議,放棄自己行使商業交易的權利。此外還提到,從16歲開始與杜希一家一起生活的奧爾,2007年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自己的人生故事版權轉讓給二十世紀影業(20th Century Studios)。

在這部賣座電影中,美國影星昆頓亞倫(Quinton Aaron)飾演主人翁奧爾,而橫跨許多媒體領域的美國著名鄉村音樂歌手提姆麥格羅(Tim McGraw)和好萊塢女星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則分別飾演杜希夫婦。奧爾的律師斯特蘭契四世(J. Gerard StranchIV)拒絕針對訴訟中涉及的內容發表評論。

訴狀中提到,杜希夫婦談成一份價值22萬5000美元(約新臺幣724萬元)外加未來2.5%「淨收益」抽成合約,將錢留給自己與他們的親生孩子。

需求旺、新产能加入 明安 2022营收更上层楼

BanG Dream自由式

奧爾在訴狀中表示,這部電影在全球締造超過3億美元(約新臺幣96億元)票房,自己卻一無所獲。

台中上周流感再添1死 春节连假后考验考验更严峻

杜希一家並未立即迴應紐時的置評要求。尚恩.杜希接受The Daily Memphian採訪時表示,聽聞這起訴訟時,他感到「震驚不已」,還說他一想到「別人以爲我們從孩子身上賺錢,便令人十分沮喪。」尚恩.杜希說,他願意終止這段監護關係,讓所有家庭成員都能從這部電影獲得等額收益,即大約1萬4000美元(約新臺幣45萬元)。

林采缇新春野外放送 透视内在美「神秘黑影」逼人暴动

尚恩.杜希接着表示,擔任奧爾的監護人是爲了讓他能在他們夫婦倆就讀的密西西比大學(University ofMississippi)打球。

在田納西州,「監護」被定義爲一種安排,法院會撤銷「在一個或多個重要領域缺乏決策能力的身心障礙者所享有的部分決策權與職責」,並將此交給監護人或共同監護人。然而,從2004年授予杜希一家奧爾監護權的命令可看出,奧爾似乎「沒有已知的身體或心理障礙」。

請願書稱,直到今年2月,奧爾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被合法收養。訴狀說,奧爾之所以同意接受監護,是因爲他認爲這是收養過程中的必要環節。

台灣量子科技里程碑!中研院展現自研自製5位元超導量子電腦

笑傲武侠世界 小说

2017年從NFL退休的奧爾在2009年選秀會上,被巴爾的摩烏鴉(Baltimore Ravens)以第23順位選中,隨後在NFL打了8個球季,先後效力過烏鴉、田納西泰坦(Tennessee Titans)、卡羅來納黑豹(CarolinaPanthers)等隊,並於2013年在烏鴉陣中時,拿下超級盃(Super Bowl)冠軍。

他2005年到2009年在密西西比大學美式足球隊陣中,2007年、2008年兩度入選東南聯盟(All-Southeastern Conference)第一隊,2008年進到全美第一隊。

盛世芳華

2009年上映的「攻其不備」改編自美國作家路易斯(Michael Lewis)2006年小說,劇情描述在曼菲斯長大的貧困少年奧爾自小父親行蹤不明,母親長期吸食古柯鹼,從小缺乏照顧下,只能輾轉流離於不同的家庭寄宿,還曾幾度無家可歸。

在籃球和美式足球皆極具天賦的他有一天被當地一所私立學校的教練相中後,進入該校就讀,後來認識了杜希家的兒子小尚恩(Sean Jr.),不僅與他們一家同住,還拿到密西西比大學豐厚的獎學金。

但奧爾似乎認爲這部電影描繪他的方式和對他職業生涯的意義,都讓他感到不安。他2015年爲黑豹效力期間接受訪問時說,電影將他描繪成一個不如現實的他聰明的人,並影響外界對他在美式足球這項運動中的看法。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奧爾說:「人們關注我的故事,但這部電影也剝奪了一些屬於我的東西,他們根本沒去注意我在場上的技巧或我是什麼樣的球員,一些場外的事情一直干擾着我,這就是爲什麼我如此被低估。」